患者是名绝对素食的佛教徒,为了说服她补充营养,我跟她谈经论佛

医师报 2020-08-31 15:44:19

在危重病抢救中,营养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以感染为例,一个严重感染的患者,如果营养极差,无论选用抗生素如何正确,很难达到理想的要求,有时甚至是不可能的。我常打比方,抗生素好像是一盒火柴,营养就是煤,没有煤只有火柴,不可能让煤炉烧得很旺的。

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一些绝对素食主主义者,特别是一些朴素的佛教徒,要让他们补充点营养或蛋白质,非常困难,给我们抢救带来比较大的麻烦。

那怎么解决这些患者的营养问题呢?我通过与绝对素食主义者讲故事,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患者是名绝对素食的佛教徒,为了说服她补充营养,我跟她谈经论佛


有一信佛老太太,年老体弱,肺部严重感染病重入院,由于长期吃素念佛营养极差,为了让患者尽早康复,劝她一定要改变饮食结构,但要让一个几十年从不吃荤食的佛教“忠实”信徒,改变她的习惯是十分艰难,也不同意静脉输注营养液例氨基酸等等,用了不少抗生素,毫无效果,还是持续发热,肺部病变越来越严重,治疗陷入了困境。在这种情况下,解决营养问题成为重中之重。

参照有些佛教徒的观点,认为牛奶是素的,蛋也可以吃,但老太太也不为所动,坚决不吃。

还双手合起说,连声说罪过、罪过…..

反复给她讲道理,讲营养的重要性,怎么沟通都没有用,子女也觉得我们的劝说是徒劳的。

面对这种局面,要解决这个问题得从佛教吃素的由来说起。

接下去的过程非常有意思。

要知道佛教从来没有一定要绝对吃素的,吃素的由来得从南朝梁武帝萧衍说起。当年梁武帝不仅大量地修建佛寺佛像,而且四次脱下皇帝龙袍,穿起袈裟,舍身为奴,到寺庙里服役。最后让朝廷出大量的钱,把自己赎回,这个钱等同于是让佛教领域得到了很多的资金的补充。南北朝的南朝,有寺庙四百八十多个,北朝时又倍增,光洛阳寺庙就有一千三百多座,修寺庙,养那么多不从事农业生产的僧侣,社会经济压力大。于是这个梁武帝规定了汉地的佛教,要吃素,吃素的传统是由梁武帝首先提出来的。印度的那些僧人从释迦牟尼开始,他们吃百家饭,他们去化缘,不强求人家供给的东西,有什么吃什么,要求比较宽泛。

耐心讲解了中国佛教吃素由来和历史后,她不信,我只得买了一本佛教的历史书给她看,从佛教的起源与她交流。悉达多王子(释迦牟尼)出了皇宫后,在没有修行成功前,曾修苦行六年,但他的营养越来越差,最后才明白,绝对的苦修是不行的。

患者是名绝对素食的佛教徒,为了说服她补充营养,我跟她谈经论佛


你问她,作为一位佛教徒,释迦牟尼的主张总得相信吧,她回答很肯定:释迦牟尼当然要相信,但就是不同意吃荤,不知道释迦牟尼曾经有这样的经历。

作为一个农村朴实的佛教徒或许没有学过多这些知识,通过交流以后,能感知到她内心有了一点改变,态度似乎变得友好得多。

我还是不死心,继续努力。

佛教中有一个很重要的思想叫破执,只有破执,才能有所悟。执迷不悟,出自唐·姚思廉《梁书·武帝纪》,形容坚持错误而不觉悟,问她,你坚持吃素,特别在疾病时,算不算执迷不悟?这时她只是看看我,没有再提出反对。

我又趁热打铁,问了一句:

“您水喝不,烧饭用不用水?”回答是肯定的。

“那水是从哪里来的?是不是从河里来的??”

“是的”她答道。

其实她没想到,已经慢慢进入我的“圈套”。

“那河里有很多鱼,那接触过鱼的水算是荤的还是素的?”这下她终于再没有反抗之力。

“为什么要修行,为什么要信佛,不就是为了普渡众生吗,现在吃牛奶吃鸡蛋是为了更好修行,心中有佛是最重要的,如果健康都没有了,还能积善行德吗?”

我们观点终于慢慢走到一起了,接下去的沟通变得通顺得多了。

我并不反对素食主义,无数事实证明,到了一定的年龄多吃点素食是有好处的,但长期吃素食者,特别极端素食者,有的连蛋白质含量较高的素食,例豆类都不吃者,一定会营养不均衡,处于亚健康状态,平时运动量不大的情况下,表现看起来问题不大,一旦患者出现疾病时,会消耗大量蛋白质,如果不及时补充蛋白质,后果会极其严重。

当然在危重疾病时,更应该把高蛋白食物看作是一种药品,如同水不可能是纯素一样的,何况是药物呢。

或许是我的故事讲得太好了,或许是我的真情,老太太终于接受了我的想法,露出开心的笑脸。

很快康复出院了。

这是一个典型的叙事医学实践案例。我经常通过叙述佛教吃素的由来,解决了一些佛教信徒在疾病危重时的营养问题。

这个成功的案例,希望对大家有点启发,更好为患者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