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产品说明

“周星驰都没人笑了,何况二手的”

头条 2021-02-03 08:23:15

“飞雪连天射白鹿,大侠好爱过大年。”

看到这句话,脑子里是不是有声音了?

2014年春节期间,湖南卫视罕见地播放了一部画风清奇的系列短片——

《绝世高手之大侠卢小鱼》。

画面魂穿70年代的邵氏武侠片风格:

劣质的布景,明艳的色彩,带有戏腔的配音,拥有粗黑飞眉的男主角......

堪称邵氏十级学者的灵魂模仿。

无厘头的喜剧演绎,将回家过年拍成了一出大侠历险记。

回家遇到熊孩子怎么办?

全家一起看电视抢遥控器怎么办?

酒桌上被亲朋好友比拼酒量怎么办?

饭桌上被七大姑八大姨盘问成亲生子、衙门编制、未来规划怎么办?

师父白眉大侠亲授“欢喜过大年秘籍”,一站式解决过年problem。

短短6集,每集8分钟,梗多笑点密。

其中贡献了不少风靡网络的出圈段子。

比如,熊孩子捣蛋,有理说不清。

找对方家长说理,一句“他还只是个孩子”,就能将你瞬间KO。


更绝的是:

将这个过程无限循环后,不管多大年纪的人,做错事都能扑进父母的怀里。

不管多大年纪,都“还只是个孩子“。

对“熊孩子”的吐槽,升级到了对“巨婴心理”的讽刺。


还有卢小鱼听见音乐就起舞的设定,将《天竺少女》变成了亚比专用名曲。

“是谁~送你来到我身边~”

从此,还有谁能正常念出这句歌词?

洗脑的节奏,妖娆的舞姿,最终衍生出了一代名emoji“嚯哈”


当年的桥段,不仅走在喜剧潮流的前列。

而且还超前预言了如今的“就地过年”政策。

真是常看常新,越看越有


说起这部剧,不得不提导演兼男主卢正雨

一个从周星驰粉丝做到他同事的追星典范;

一个曾被寄予厚望的内地“周星驰接班人”。

卢正雨是《西游降魔篇》的联合编剧,《美人鱼》的联合编剧与执行导演

《绝世高手》系列和“卢小鱼”这个角色,是他经营了7年有余的个人品牌。

2013年,他创作了26分钟的网络微电影《绝世高手》。

从这里,该系列已经奠定了武侠新编、恶搞经典、无厘头等基础元素。

同时还能做到故事完整,且有意料不到的反转。


恶搞邵氏的Shaw Brothers 片头

2017年,被寄予厚望的他,将《绝世高手》扩充成院线长片。

娇柔玉女郭采洁穿上了霸气肌肉装,范伟和陈冲演绎了一段因爱生恨的刻骨爱情。

一身正气的蔡国庆化身反派,被开发了意料不到的喜剧天分。

但是票房勉强过亿,没有收回成本。

最近,卢正雨又和B站合作推出了24集的长剧集——《大侠卢小鱼之夕阳红战队》

邀请网剧时代的老搭档回归,卢小鱼继续梦想着成为一代大侠。

可是制作越来越精致,评分却越来越难看。

本以为会是“爷青回”,评论区却被尬翻天。

今天,院长并不是来吐槽它的。

相反,我认为这部剧并不烂,其中还有不少打动我的亮点。

比如很多地方都在与现实呼应

什么“三千年一遇美少女”:

明星红了之后被扒黑历史:

还有模仿1818黄金眼的新闻现场:

看了都让人会心一笑。


又比如对师父白眉大侠等正派人物的颠覆塑造

操着湖南话的“空洞派”掌门,开口就喜感满满。

酒色财气的毛病,还是一如既往。

从前传授的绝世武功是“嚯哈”起舞,现在变成了中老年养生保健康体拍打操。


白眉的胡说八道,是笑点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以及比正片还要精彩的彩蛋环节

花样百出的构思,总会有那么几个击中笑点。

有的是时代的眼泪。


有的是现实的眼泪。

性别互换,就是现实

烂梗、注水,有。

诚意和创意,也有。

对于它,我不愿称之为无脑雷剧,而是逐渐被时代抛弃的喜剧类型。

关于它,我更想谈论的是,网络喜剧和无厘头的没落

也许有很多人不知道,卢正雨算得上网剧概念的开山人物。

2009年,卢正雨为某品牌饮料拍的广告片《嘻哈四重奏》,在网络上的点击量破天荒地破了一亿。


优酷趁热打铁,投资卢正雨继续创作。

《嘻哈四重奏》一共更了五季,成为当时最早最长寿的网剧。

后来大鹏的《屌丝男士》和叫兽易小星的《万万没想到》陆续面世。

前者以逆天的明星嘉宾阵容,后者以层出不穷的流行语和表情包,迅速掀起网剧热潮。

成本小,回报高。

网络喜剧,成为彼时各大平台自制剧的先行兵。

塑料感的制作,并不影响观众投入其中,甚至构成了笑点本身。

失败者的悲歌,底层loser视角,往往精准击中大众社会情绪。

只不过,等到这群网络喜剧人投身大银幕,反响却平平。

大鹏的《煎饼侠》,易小星的《万万没想到》电影版,以及卢正雨的《绝世高手》电影版,都是在及格线附近波动的试水之作。

虽然票房不至于悲剧,但是才华遭受了大量质疑。

拍惯短剧再来拍长片,他们的电影都有种段子拼盘的断裂感。

故事往往撑不起立意,笑过之后,让人深感空洞和虚无。

网络喜剧带给人没心没肺的快乐,在电影院往往化作无聊和尴尬。

《万万没想到》豆瓣差评

但要是从电影再回到网络短剧的行列,市场会告诉你:

回不去了。

如今,精品网剧当道。

大明星+好故事+电影质感,才能让观众由衷叫声好。

网络喜剧的粗糙审美,已经成为了上个阶段的事情。

卢正雨遭遇的,就是时势不再的错位与尴尬。

内地喜剧人,尤其网络草根出身,没有不学周星驰的。

卢正雨,就是其中学得最彻底、最相似的一个。

2007年,周星驰带着徐娇上《鲁豫有约》宣传新片《长江七号》。

当时现场播放了一支由影迷制作的短片《我们的故事》,暗暗切合了《长江七号》的剧情。

星爷看后十分感动,并与短片的导演和制片人合影留念。

而这部短片的导演就是卢正雨。

后来他在网剧上的成绩,吸引了周星驰的注意,星爷有意栽培他。

《西游降魔》和《美人鱼》的宣传,都把他带在身边。

人们发现,粉丝和偶像之间,连举手投足都越来越像。


面对每部作品面世都会面临的质疑——模仿周星驰,卢正雨从不否认。

“周先生的确是对我影响很大的人”。

与其说他刻意模仿,还不如说周星驰的电影和风格已经融入他的血液。

《绝世高手》上映,观众称之为《功夫》和《食神》的结合体。

这次新剧,随便一个桥段,就能看到《大话西游》和《大内密探零零发》里的造型。


包括遭人嘲笑的英雄梦,一看就骗鬼的东西最后变身终极大招。

这些周氏无厘头的核心元素,都被卢正雨一一继承。

致敬,他是认真的。

卢小鱼被扔掉的“侠义”腰带,就如《功夫》里被人唾弃的《如来神掌》秘籍

但与其说卢正雨模仿不到精髓,不如说,无厘头已经失去它的受众了。

新剧差评里,有句话说到了痛点:

“周星驰都不够好笑了,何况你一个二手周星驰。”

2016年春节档,《美人鱼》横扫30多亿票房,让周星驰稳坐年度票房冠军宝座。

这成了周氏无厘头最后的繁华盛景。

从此以后,周星驰的市场号召力开始节节败退。

2019年春节档,打情怀牌的《新喜剧之王》口碑票房双双扑街,更是成为周星驰和无厘头时代终结的某种标志。

经典台词再现,可是当初的味道再也没有了。

这个周星驰以一己之力发扬起来的喜剧流派,极容易失之毫厘谬以千里。

失去他全盛时期的惊人创造力,以及他可喜可悲的表演能力,还有粤语的文化土壤。

无厘头喜剧太容易变成疯癫自嗨的廉价网大。

它的戏剧节奏,太难掌握。

无论是卢正雨,还是周星驰的昔日搭档们(王晶、刘镇伟),无不败下阵来。

无厘头这碗饭,不是谁都能恰的。

港式无厘头已成风中往事,如今更受欢迎的是黑色幽默、犯罪喜剧。

也就是说,喜剧成为佐料,辅助其他商业类型更加出彩。

但是一旦当它成为核心,扑街的风险就大大增加。

纯喜剧里,现在只有开心麻花的北方包袱,尚能有一席之地。

观众还喜欢无厘头吗?

也许不是不喜欢,而是唯一能驾驭它的人,已经老了。

对于卢正雨而言,在无厘头的路上走到黑,并非好的选择。

那些网络时代积累的观察能力,学习能力,需要找到一个更贴近当下现实的表现方式。

拍出了《吉祥如意》的大鹏,就是个很好的示范。

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有任何不妥,请联系删除。

24小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