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产品说明

解读贾浅浅神作:尸字头之物拈来入诗,口味之重,令读者三观尽毁

2021-02-09 11:50:00

“忽如一夜春风来,诗人浅浅火起来!”2021年1月28日,这也许会成为中国诗坛一个“闪光的日子”。在这一天,一篇名为《贾浅浅爆红,突显诗坛乱象》在某平台发布了,一石击起千层浪,在春节即将到来之际引发了全国网民的一场盛大狂欢。

诗人贾浅浅

原本默默无名的贾浅浅女士,一夜之间就顶着“诗人”的桂冠爆红了,其热度指数远远超过了她的父亲——陕西省作家协会主席、当代著名作家、文坛大腕儿贾平凹先生。贾浅浅的诗作,借助网络的翅膀,“飞入寻常百姓家”。

闲言碎语不要讲,“山枫说文化与历史”表一表浅浅神作真是强!

作家贾平凹

重要提示:前方高能,如果部分内容引起读者心理不适,本人概不负责!

我们按照由浅到深,由轻到重的次序来解读。

他忽然清清嗓子对我说

嗨,我叫迈克,是来西安的留学生

你看的什么书

《废都》。我答道,并且努力把窝着的书角展了展

废都?那是什么意思呢

那个老外耸耸肩

作者:贾浅浅,节选自《那年,那月,那书》

《废都》,是贾浅浅的作家爸爸贾平凹先生于1933年出版的一部长篇小说,这部小说争议极大,掀起了文坛地震式的轰动。关于这部书,国内普通读者们留下最深印象的并不思想有多深邃,情节有多曲折,而是“此处删去×××字”。

笔者读到这段诗的时候,第一时间就想起了曾经“红极一时”的“梨花体”,举例一首:“赵又霖和刘又源/一个是我侄子/七岁半/一个是我外甥/五岁/现在他们两个出去玩了。”这首诗名为——《我爱你的寂寞如同你爱我的孤独》,作者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作家,《诗选刊》社编辑部主任赵丽华女士。

梨花教主赵丽华

通过对比阅读,我们会得出两点很有“深度”的见解:第一,它们“深刻”的意义在于让网友们明白,你只需要把一段话用回车键断开,就会成为一首“诗”。诗人的门槛并不高,人人都可以成为“诗人”,中国有9.4亿网民,就有9.4亿“诗人”,原来我们生活在一个完爆唐宋的诗歌盛世之中;第二,这两首诗的题目,比诗的本身更具有“诗意”。

中午下班回家

阿姨说你娃厉害得很

我问咋了

她说:上午带他们出去玩

一个将尿

尿到人家办公室门口

我喊了声“我的娘嗯”

另一个见状

也跟着把尿尿到了办公室门口

一边尿还一边说

你的两个娘都尿了

作者:贾浅浅,《我的娘》

这首诗,属于纯口语入诗,大有白居易的风格,大字不识的老婆婆都能读得懂。(白居易先生,你是否泪流满面?)再进一步解读,会发现它具有典型的陕西方言风格,亲切自然,洗练生动,非常了不起,因为“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颇有其父贾平凹先生的风采。再向深层次发掘,在扑面而来的尿骚味儿之中,充满了生活气息,充满了童趣与童真,可以与“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一起流传千古了……(不好意思,我实在编不下去了,以省略号结束,一切尽在不言中。)

禁止随地小便

晴晴喊

妹妹在我床上拉屎呢

等我们跑去

朗朗已经镇定自若地

手捏一块屎

从床上下来了

那样子像一个归来的王

作者:贾浅浅,《朗朗》

关于这首诗的解读,我想先引用“媒体人张丰”的一段话:“这首诗写的是自己小女儿的日常,如果你是一个父母,看到这样的场景,肯定不会恶心想吐,只会觉得好笑。人们会用“便便”“粑粑”这样的词来形容孩子的排泄物,本身就是“诗化”。诗无定诂,现代诗更是无定形。在诗歌对文字意涵与表达形式有着高包容度的当下,贾浅浅这首诗是不是杰作,或许还有争议,但它至少称得上是一首诗。”

马桶

不愧是媒体人,这段评论实在是“高屋建瓴”,“偷天换日”,“精妙绝伦”,极其生动形象的向我们展示了屎是如何被转化为“粑粑”,以及写“粑粑”的垃圾文字是如何被美化包装的过程。而这背后的原因,应该和贾平凹在中国文坛的地位有着分不开的关系以及复杂微妙的文人江湖。

如果按照张丰先生的“理论”,那么据传说是民国狗肉大帅张宗昌的这首《雪日大便》,则更有生活,更有情趣:“大雪纷纷下,乌鸦啃树皮。风吹屁股冷,不如在屋里。”

“诗无定诂”这句话的确没有问题,但问题在于,诗歌最起码的要求,应该有诗意,有诗味,绝不能把诗意、诗味变成“尿意”与“屎味”。

迎面走来一对男女

手挽着手

女的甜蜜的把头靠在

那男人的肩上

但是裙子下

两腿间流出来的东西

和那男人内裤的气味

深深地混淆在一起

作者:贾浅浅,《日记独白》

情侣

这首诗,有着很明显的卫慧、木子美风格,当然也有其父贾平凹《废都》的痕迹,只是不知道受哪方面的影响更多一些。也就是因为这首诗,在优秀的网友们笔下,贾浅浅女士得以“开宗立派”,成就了“裤裆体”。

关于这首诗,笔者不能进一步深入解读,只能点几句,不然会被扫黄。

通过上面解读的这四首诗,各位读者可能在心理上有了比较坚韧的承受度,但我仍然要再次提出严重警告!!!

下面这首诗,有洁癖的读者千万不能读,会造成巨大的心理阴影;吃饭前的读者不能读,因为会恶心得不想吃饭;吃饭中的读者不能读,因为会难以下咽;吃饭后的读者也不能读,因为会产生猛烈的呕吐感。

作家卫慧

好吧,不怕死的人就接着欣赏下面这首“神作”。

她说:上午同事们一起把饭吃

一个同事在饭桌上当众抠鼻屎

她喊了声“不要擦拭”

另一个同事见状

抢上前去抓过那同事的手指

一边舔还一边说

真香啊,你的鼻屎

作者:贾浅浅,《真香啊》

这首诗,请原谅,我真的无能为力,不敢解读,因为我怕会吐到键盘上。

扣鼻屎

我想,还是引用西北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在读博士,鲁迅文学院32届高研班学员,参加第35届青春诗会,陕西省青年文学协会副主席,荣获第二届陕西青年文学诗歌奖,2017《诗人文摘》年度诗人贾浅浅女士自己的原话来评论一下吧:“我的诗作篇幅都比较短小、语言力求精粹清丽,我追求以醒目的意象、鲜活的喻指和诗境的营造,来形成我的个人特色。”

诗风清丽的贾浅浅

这段话说得很漂亮,但我个人认为:贾浅浅女士,你完全颠覆了诗歌的美学,你真是诗歌探索的先行者。你的审美真的很另类,你的口味真的很重。


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有任何不妥,请联系删除

24小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