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女首富与京城顶级会所的神秘往事

头条 2020-09-30 10:43:37

天安门广场沿长安街向东500米,一座镶着蓝色玻璃幕墙的现代建筑与北京饭店带有岁月厚重的牌楼一街之隔,“长安俱乐部”五个镏金大字高悬顶端。


尽管此地是北京城最繁华的“王府井商圈”、人来人往,却鲜有普通人能自由出入。


这是京城最顶级的会所之一,其奢华足以让人瞠目结舌:一楼大厅金碧辉煌的龙椅、紫檀木雕的屏风犹如皇家宅邸;八层楼的“清樽红烛”是北京城最精致、最有范儿的中餐厅其中几款独创的菜肴根据全世界最好的食谱,采用最好的原料制作,价格从人民币8888元至48888元不等。


这家顶级会所的创始人叫陈丽华,她老公是《西游记》中唐僧的扮演者迟重瑞。


在这里,不仅有陈丽华一手缔造的富丽堂皇,还有数十年来鲜为人知的江湖往事。



01


1941年,在北京颐和园,一个女孩呱呱坠地,父母给她取名陈丽华。


出生在颐和园,自然不是普通人家的孩子。陈丽华出身显赫,满清正黄旗叶赫那拉氏第八代传人,慈禧太后的后人。


可惜生不逢时,如果早几十年出生,她便是大清朝身世显赫的格格,身后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只是当时正值抗战时期,北京已经沦陷,清王朝也早已覆灭。清王朝的那抹落日,已经无法照耀到她。


身处沦陷区,在日寇的统治下,连末代皇帝溥仪都无暇自顾,更何况她这个满清贵族后裔。徒有贵族虚名,没给她带来任何的特权和好处,可能唯一的好处是为她日后事业发展增添了几分“神秘感”。


在那个特殊时期,和普通老百姓一样,陈丽华家也穷的揭不开锅,能够活下来就是一种幸运。家里唯一剩下的几件祖上留下来的值钱物件——紫檀家具,当时连大米都换不来。


终于到了1949年新中国成立,陈丽华家的境遇才开始有所改变,能填饱肚子。8岁的陈丽华也进入了学堂。


因为家里的经济情况限制,念到高中时,陈丽华被迫辍学,外出打工补贴家用。


不能继续读书是一种损失,却也为她日后在商业上施展拳脚提供了契机。


在学校期间的陈丽华并不算太出彩。但来到社会上打工后,她就将自己的聪明才智全部显现了出来。


谁也不曾想到,这个高中辍学的女孩,日后会凭着商业经营和人脉经营,成为中国顶级女富豪。



02


2012年,陈丽华上榜美国《时代》杂志“全球100大最具影响力人物”,是榜单中唯一中国大陆女性。同年,她以340亿的身家跻身《胡润百富榜》中国前10,并被《胡润》评价为全世界白手起家的女富豪中,最有钱的人。


但关于这位女富婆如何发家,至今没有定论,有多种关于她发家的说法。


官方的说法是,上世纪80年代,陈丽华移民香港后,在香港掘到了第一桶金。她在比华利低价买了12栋别墅后高价卖出,迅速完成了原始积累。


但民间有另外一种说法,陈丽华是依靠文革“破四旧”中遗留的文物发的家。


高中肄业的陈丽华进入缝纫社工作。改制公私合营时,颇具生意头脑的陈丽华,摇身一变,成了缝纫个体户。


在街坊的印象里,陈丽华最大的特点是豪爽。即便没钱,邻里需要帮忙,她从不推辞。


每年到了中秋,她会做很多月饼分发给街坊;过冬邻居家里没有煤气罐,她把富余的一个送出去,以至于后来小女儿结婚时,家里都没有煤气罐。


由于豪爽仗义,她结识了很多朋友,包括当时北京市副市长家的小保姆。通过小保姆的关系,陈丽华得以进入副市长家,还结识了其他一些官员。这些为她日后的发展埋下了伏笔。


通过各种渠道,陈丽华打听到在北京龙顺城中式家具厂里,保藏着大量文革中抄家得来的珍贵明清紫檀、金丝楠和黄花梨木家具。这些过去宫廷才能享受得起的名贵家具,如今静静地躺在角落。


因为当时这些古董还没有被定性为文物,除了少量的家具被退还之外,其他都属于无主之物。


只要把无主的家具变成自己的,立马就可以大发一笔横财。


陈丽华看到这个发财的机会,通过关系运作,用低价买下了这批古董。


1982年,41岁的陈丽华通过亲戚介绍信和律师证明,移民香港。


她之前低价收购的文玩性质的家具,在香港非常抢手。她高价卖掉,赚得满体金钵。


凭借人脉关系和低买高卖,陈丽华成功挖到了第一桶金。


手中有了“闲钱”,但她并不满足于此,开始迅速在市场中寻找投资机会,赚取更多的利润。


上世纪80年代,香港股市和楼市最有“钱景”,陈丽华自然不会错过这个赚钱的机会。


由于股市不稳定因素多,投资回报没有房地产稳定。短暂尝试后,陈丽华将重心放在了房地产行业。


不得不说,能够成为中国女首富,陈丽华靠的不仅是人脉和运气,还有非常人所能及的商业眼光和魄力。


当她看到位于比华利的一处豪宅商机巨大时,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资金投入,购买了12栋豪宅。然后转手高价卖出,获利颇丰,一下子就赚到了上千万的利润。


此后,依旧是通过通过低买高卖的策略,她在国际贸易和房地产上获利颇丰,短时间就完成了雄厚的资金积累。


1988年,陈丽华在香港创办的富华国际集团正式成立。



03


上世纪80年代,中国的改革开放拉开帷幕。


虽然当时的北京与香港的发展差距很大,但陈丽华嗅到了时代风口的铜臭味道。


80年代末,陈丽华带着她在香港积累的雄厚资本,以港商的身份回到北京。


不得不说,这位“格格”出身的商人眼界极高。一回北京便看中了天安门广场附近的一个球场,也就是长安俱乐部所在的位置,这块地皮比后来李嘉诚拿到的东方广场还靠近天安门。


位于长安街,临近天安门,这样一块地皮的价值可想而知,自然也引得很多人觊觎。


想要拿下这块地皮,光有钱是不够的。


这块地皮的竞争者中,比陈丽华有钱的人有很多。陈丽华当时也只能算是个有钱人,却硬是打败了众多竞争中,顺利拿下了这块“黄金地皮”。因为过去在北京积攒的人脉关系,在这个时候发挥了作用。


因为这块地皮挨着紫禁城,与天安门只有一墙之隔,政治敏感度高。又恰逢北京在举办亚运会,政府对项目审批格外严格。


在拿地的头四年,陈丽华什么也干不了,只能眼巴巴的看着“长安大厦”项目搁浅。


很多朋友都劝她放弃,认为这个项目做不成。


但陈丽华知道这块地的价值,一直坚持留着,没有放弃。


在这4年里,陈丽华也一直没有闲着。一直默默的利用背后的能量,推动项目的审批。


终于,4年后,这个项目通过了政府部门的审批。


因为项目地理位置的特殊性,白天不允许施工。


等待已久的陈丽华憋足了劲,审批通过当晚 11 点多,亲自带着 4 辆汽车奔赴工地,拿着铁锹铲土装车。


随后一段时间,陈丽华天天跑工地,昼伏夜出,偶尔还把自己当工人使。


成功拿下这个项目,并通过审批,可见陈丽华背后的能量之深,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


但是长安大厦项目过程中的曲折,也让陈丽华更深刻的认识到人脉的重要性

所以,在这个总投资4.5亿的长安大厦里,陈丽华规划了京城第一家顶级私人会所——长安俱乐部。



04


改革开放吸引了大量的港商和外商来大陆投资,民营企业也开始发展。


为了获得更好的投资机会和商业项目,这些企业家们需要扩充自己的人脉圈子,大量结交人脉。


出于招商引资和发展经济的需要,很多官方(高层)人员为方便和企业家打交道,也需要一个高档私密的地方。


1996年10月23日,筹备了4年的长安俱乐部正式开张。


长安俱乐部位于北京长安街10号,天安门广场沿长安街东行500米的得天独厚地理位置,与天安门广场一墙之隔。


而长安街是横贯首都城区的东西中轴线,素有“神州第一街”之称,中南海、人民大会堂、中国人民银行等中央政府机构都这条街上,这里可谓是国家的政治中心的中心。长安俱乐部相距最高人民法院,北京市委市政府甚至于中南海都相隔不到两公里。


能够将会所开在这个地方,本身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这背后的能量可想而知。


长安俱乐部老板陈丽华八旗贵族的出身,加上时任某正国级领导担任名誉主席。所以长安俱乐部自开业以来,始终笼罩着一层令人捉摸不透的政治色彩。


人人都想加入,但“不是有钱就能进得来的”。


这里入会条件极为严苛,最初招募会员的时要求年龄必须要在45至55岁之间,是企业的“一把手”,公司资产至少在5000万以上,最好会说英语。


自2003年来,由于年轻富豪的崛起,年龄限制被取消。


长安俱乐部的会员甄选规则一是会员推荐,二是审核。只有老会员推荐,并且经过俱乐部审核通过,方可加入。个人会籍会费16.8万,每年的年费是1.6万,终身会籍会费为48万。


这些数字只是表面,严格的审核在于你是不是“名人”,在不在“圈子”,够不够“级别”,影响力和社会地位才是入会的隐形标准。



京城各界顶尖名流鱼贯而入,站在门口礼迎的陈丽华微微欠身,满面笑容地接待着每一位贵宾。


这些富豪不是为这里的富丽堂皇而来,而是因为这里是京城结交人脉的黄金场所,是经济与政治链接的纽带。


正如长安俱乐部官网所显示的,“这里有得天独厚的人脉网络”。


李嘉诚、郑裕彤、郭炳湘等一众大佬担任理事会成员,亲自坐镇。


香港需要北京,李嘉诚们清楚,早已经移居香港的陈丽华更是明白。


长安俱乐部有能力邀请到行业内最权威、最顶尖的人物。据说,原央行周行长和中关村“村长”段永基,都是长安俱乐部的常客。段永基从来不去星级酒店谈事,而是选择长安俱乐部,因为这里的每个人都会给他私密而亲切,仿佛家人般的照顾。


长安俱乐部每个月至少举办6次活动,以“商务”为重头戏,觥筹交错之间就能认识到有能量的人,获取到了商业机会。


长安俱乐部不仅满足了当时港商、跨国企业高层、民营企业家结交人脉的需求;也为政府官员与这些企业沟通提供了一个私密安全的场所。


借助这个平台,陈丽华将自己的关系网越织越广,越织越深。



05


长安俱乐部开业后,陈丽华事业也突飞猛进。


她开始加速在北京的布局,陆续拿到了一系列令人艳羡的黄金地段,完成了很多“不是有钱就能完成”的项目,富华集团的商业版图不断扩大。


陈丽华的富华集团先是获得了王府井周边一系列黄金地段。修建了丽苑公寓、丽山大厦、富华园小区等,一跃成为京城一流的高端地产开发商。


随后,陈丽华又拿下金宝街改造项目,将这里打造成了北京最出名的奢侈品一条街,奢侈品牌亦俯拾皆是。


金宝街西起王府井商圈的金鱼胡同,东至东二环雅宝路,南望长安街,北依朝阳门大街,全长730米,在其上可以俯瞰核心北京商业区王府井和中央商务区CBD。


街两旁包括八个地块,覆盖豪华酒店、甲级写字楼,北京香港马会会所、金宝汇购物中心、豪华公寓等高端商业物业,还汇聚了GUCCI、Bottega Veneta、VERTU等国际大牌,法拉利、马莎拉蒂、阿斯顿·马丁、奔驰、捷豹等豪华汽车品牌展厅。


陈丽华拿下的都是寸土寸金的金贵地段。盯着这些地段的公司很多,有实力能够拿下这些地段的公司自然也不在少数。


但陈丽华还是如探囊取物般拿下了这些黄金地段,自然是离不开长安俱乐部所编织的那张网。


有了这张网,富华集团不仅成为京城一流的高端地产开发商,还将业务版图扩展到文化艺术、资产运营管理、金融、健康等领域。


陈丽华成就了长安俱乐部,长安俱乐部也成就了陈丽华。


2016年,75岁的陈丽华以505亿财富登顶中国女首富。近几年财富虽略有缩水,仍位列福布斯中国2019最富有女性榜前三。


曾经有人问陈丽华,十多年里拿到的都是京城寸土寸金的地段,这其中有何玄机?


陈丽华只是淡淡地一笑,“都是靠朋友帮忙。很多人都问我经商的诀窍,我说很简单——诚实、信用第一,真心实意地交朋友。”


倒是应了那句话,朋友多了路好走。


只是她走的不是一般人能走通的路,她的朋友也不是一般的朋友。



06


长安俱乐部之后,京城俱乐部、美洲俱乐部和中国会也开始崛起,成为京城4大顶级俱乐部。


但万事万物,盛极必衰。


2012年12月,中央出台八项规定,私人会所成为重点关注对象。


在反腐浪潮下,京城四大顶级私人会所也开始变得低调和冷清起来,走向沉寂和落寞。


2015年,中国会正式关门。在中央第二轮巡视后,华润开始停发美洲俱乐部的会员卡,并将内部持有的52张会员卡全部清退。


2017年8月,63岁的中国会创办人邓永锵在英国去世。两年后,78岁的原中信集团董事长王军溘然长逝,身后的京城俱乐部只剩下一地鸡毛。


抱得“唐僧”归的陈丽华也在古稀之年退隐江湖,将富华集团和长安俱乐部的权杖交给儿子赵勇,自己则和“唐僧”一起专注于紫檀事业。


菩萨、妖精,总是一念;若论本来,皆属无有。陈丽华的隐退大有【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洒脱与豪迈。


至于长安俱乐部,有形的会所可能不复当年,但无形圈子依旧会存在。


每个故事都有落幕的时候,每个角色都会获得新生并走向新的征程,就像《西游记》主题曲的那句歌词: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