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产品说明

没有归途的偷渡者 疫情让他们的路更难走

头条 2021-03-06 09:24:22

当地时间3月3日,非洲国家吉布提附近海域的一艘偷渡船上,“蛇头”以船上人多为由,将偷渡者扔入海中,导致至少20人溺亡。这是六个月以来第三起类似事件。

“蛇头”草菅人命 偷渡致死案频发

为了谋取更多利益,偷渡“蛇头”往往漠视安全任由船只超载,但当船舶启动后,又为了防止沉船,把偷渡者扔下船。去年10月初,吉布提奥博克附近海域,3名“蛇头”用暴力手段将偷渡者赶下船,造成8人死亡,12人失踪。

这起惨案只是全球人口走私的“冰山一角”。据国际移民组织不完全统计,2020年约3600人在非法移民过程中丧生。他们死于车祸、船难、疾病和虐待......

△3月2日,美国加州霍特维尔一辆偷渡车发生车祸(图片来源:圣地亚哥联合论坛报)

当地时间3月2日,一辆刚从墨西哥偷渡到美国加州南部的越野车发生车祸。警方通报,仅能容纳8人的车辆,搭载了25名乘客,其中13人在事故中丧生。

△2020年3月1日,希腊海岸警卫队在莱斯沃斯岛附近拦截了一艘载有移民的小艇。

在海上,设备简陋,燃料不足,严重超载导致偷渡船事故频发。1月19日,一艘偷渡船在利比亚近海沉没,43人死亡;去年10月25日,载有200多人的偷渡船在塞内加尔海域沉没,逾140人溺亡;去年8月17日,利比亚祖瓦拉附近海域,一艘偷渡船的引擎爆炸,导致45人丧生。

边境关闭、病毒扩散、救助条件受限,新冠疫情让偷渡者的处境更糟。

疫情下的偷渡者:前方无路 身后难行

世卫组织宣布新冠疫情为大流行以来,许多国家为控制疫情关闭国境或禁止难民船靠岸,这让偷渡者的去留成为难题。据国际移民组织报告,沙特去年2月底关闭边境后,超过3120名已经到达也门的埃塞偷渡者不得不返回家园,超过1.4万人买不起回程票,被迫滞留在动乱的也门。

△2020年3月2日,从土耳其穿越爱琴海的难民抵达希腊莱斯沃斯岛(图片来源:路透社)

疫情限制措施也让国际组织的救援行动受到影响,造成偷渡者遇险后无法及时得到救助。去年9月,意大利政府以防疫为由,对难民救援船“海洋观察号”进行了长达11小时的停泊检查,令其救援行动受阻。

△《华盛顿邮报》:美国正在将感染新冠的移民驱逐回国,图为被美国遣返的危地马拉移民在一个临时避难所。

随着疫情扩散,许多已经抵达“彼岸”的非法移民也无法避免被遣返、驱逐的命运。去年3月,美国政府以防控疫情为由强行遣返大批墨西哥、中美洲国家的非法移民,且未对他们采取适当防疫措施,很多人归国后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美国政府的做法遭到60多个国际组织谴责,“美国将非法移民驱逐出境的行为冷酷无情,并且将全球都置于风险之中。”

国际移民组织:“他们也应得到尊重和保护”

国际移民组织发言人乔尔·米尔曼去年4月曾呼吁人们关注新冠病毒大流行对非法移民的影响:“虽然他们没有通过正常渠道移民,在目的地国没有合法身份,但是他们也应得到尊重和保护”,但这些呼声似乎并未引起足够重视。

△国际移民组织帮助遣返折返回家园。

去年8月18日,国际救援组织“紧急热线”(Alarm Phone)向利比亚、意大利海岸巡逻队呼救,一艘载有100多人的橡皮艇即将沉没,但两国皆未出手相助。一些国际组织抨击沿岸国家收到呼救后的反应不足,甚至互踢皮球,枉致死伤增加。

去年9月,国际移民组织、联合国难民署等国际组织在吉布提、也门等偷渡中转国设立救助点,为难民提供医疗、帐篷、饮用水、食物等人道主义援助。但这些援助远远不够。

21世纪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插手中东、北非和拉美国家事务,导致这些地区长期战乱。为了躲避战争、饥饿和贫穷,成千上万的难民背景离乡。眼下,疫情对经济带来的持续影响,可能迫使更多人走上偷渡之路。

联合国难民署发言人查理·亚克斯利此前表示,疫情的限制措施让难民流动变得困难,这意味着难民将选择比以往更危险的偷渡路线。

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有任何不妥,请联系删除。

24小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