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产品说明

刘长乐,退了

2021-03-08 08:50:31

商界导读:曾经的传奇走入历史,却用了这样的一个背影,显得那么无助。

刘长乐要退居幕后了。

2021年2月的最后一天,在发布亏损10亿港币的年报同时,凤凰卫视也最终正式公布了创始人刘长乐退居幕后的消息。

刘长乐,退了刘长乐


新闻显示,刘长乐已卸任行政总裁职务,但将继续担任董事会主席及执行董事,而凤凰卫视董事会则已经根据他的推荐,委任前东方卫视总经理徐威为凤凰卫视新任行政总裁。

另外,不久之前,凤凰卫视发布公告宣布了另一则高管变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编务会议成员、前央视副台长孙玉胜将出任凤凰卫视常务副总裁。

如果算上四年前曾经与刘长乐一起创办凤凰卫视的王纪言和钟大年悄然隐退,凤凰卫视的三位创始人如今都已消失在历史长河。而徐威的正式接手,被看作是凤凰卫视创始团队全部退出舞台的标志。

刘长乐,退了同一天公布的巨额亏损消息,一方面看起来是在为老帅的离去,寻找着让人理解的原因;另一方面,也为新的当家人大施拳脚的局面增添了不小的难度。

但不管怎么说,凤凰卫视的刘长乐时代结束了。

然而,传奇还是传奇。

1 从情怀诞生的凤凰

1951年出生的刘长乐,是一个“老”上海人。

一次在专访的时候,他笑着表示父亲给自己起名长乐,确实是因为其出生在上海长乐路上,“不过,当时父亲还有另外一层意思,我的哥哥生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所以取名为‘全胜’,就是‘全国胜利’;而我要晚两年,所以就是‘长久快乐’。”

建国后出生的刘长乐,确实拥有了一个无与伦比的童年,少年和青年时代。或许是命运的垂青,刘长乐就真的“长久快乐”下去了。

1980年他如愿以偿从北京广播学院毕业后,又进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工作。由于他本人块头大,嗓门响,语速极快,思维清晰流畅,很快形成了风格鲜明的“刘氏播报法”。

这个“拿手绝活”不仅让他只用5年时间,就从普通记者做到央广的高级管理人员,而且也为日后创办凤凰卫视培养了一大批“嫡传弟子”。

搞新闻媒体8年后,已经有些厌倦的刘长乐辞职下海。先是从事石油制品的中间贸易,而后又在房地产市场斩获颇丰。

然而,就像他自己的一句名言:“先学会写诗,再学会做生意”一样,刘长乐的血液里始终澎湃着做新闻的冲动。

他管这种东西叫情怀,“我是一个新闻人,我的血液里都浸着无法逃避的责任。”这种难以言说的归属感,终于让他在1995年正式筹备并于一年后创办了凤凰卫视中文台,而且之后一发不可收拾。

刘长乐,退了2006年9月22日,北京朝阳国际商务节上观众在看凤凰卫视主持人合影展示


因此很多接触过他的人都说,刘长乐骨子里是个诗人。而由于最早在广播电台工作的经历,使他对每个主持人的细节极其关注。

凤凰卫视的知名大牌主持人刘珊玲曾说过这样一件小事:她刚做了几期节目的时候,突然接到了老板秘书送来的一封密函。“当时我很紧张,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故。结果打开一看,老板把最近自己一期节目播音中遇到的问题都一一点了出来。”

1997年香港回归让凤凰卫视一炮打响,那是一个长达48小时的直播。为了整个节目的录制,当时直播团队准备了8个主持人轮班倒。但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是,后台编导区刘长乐拿着自己的DV机拍摄这个历史时刻,一直跟到了节目结束。

所以很多港台媒体人都认为,他是一个最像记者的媒体老板。

“我的办公室在凤凰大厦9楼,可我总喜欢往19楼跑───那里是讨论节目制作的会议室。我特别喜欢和他们一起‘头脑风暴’。”

2004年刘长乐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表示,伊拉克战争期间,他每天工作18个小时,整天围着伊拉克地图,亢奋地不得了,恨不得自己也“杀将过去”。

因为在他眼中,“战地记者谁不想当?”

2 铿锵三人组

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

如果说刘长乐是凤凰卫视的灵魂的话,与他共同创立凤凰卫视的王纪言和钟大年,就是凤凰卫视的大脑和四肢。

尤其是曾经作为北广院长的王纪言。

刘长乐,退了王纪言


1980年入校学习的刘长乐,曾经是毕业两年就留校任教王纪言的学生。但其实,年龄相差两岁的二人亦师亦友。

凤凰卫视创立的过程中,它有一个重要的历史点,就是几个志同道合有抱负的人,因为一个偶然因素走到了一起,这个偶然因素发生在北京广播学院。

1994年,一直考虑重回传媒业的刘长乐利用参加广院40周年活动的机会,回到学校找到了当时担任北广院长的老师王纪言,诚邀其出山,帮助自己建立一个华人从未见过的新闻电视台。

“拉近全球华人的距离”,在第1次请老师吃饭的饭桌上,刘长乐就明确表达了自己创立电视台的初衷。

做了一辈子新闻媒体教学工作的王纪言,也是一个具有情怀的人。他考虑了不到一个星期,就下决心跳出体制伴随刘长乐南下深圳和香港。

而在王纪言答应“入伙”后,他第一个找上的人就是号称中国电视摄像第一人的钟大年。

比刘长乐还晚一年毕业的钟大年,因为在摄像领域极具天分,毕业就被学校留校当了老师,而且还在央视兼职拍摄纪录片和现场节目。

刘长乐,退了钟大年


当时很多知名的纪录片,操盘整个摄像团队的都是钟大年。王纪言觉得把他拉进来以后,技术上很多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一开始刘长乐还觉得在香港办一个电视台很简单。但到香港之后才发现,香港卫星播出的平台,转发器的数量是有限的。这些转发器大部分被中国政府租用,另一部分就被刚刚在亚洲立脚的美国新闻集团租用。

关键是这个卫星集团由于占有转发器较多的使用量,他们对新加入的客商有要求,就是如果新加入的客商也是以亚洲地区为主要覆盖区域,就必须征得他们的同意。

于是,刘长乐还没有落地自己的凤凰卫视,就必须先跟默多克的新闻集团过一过招。刘长乐的跨界思维这个时候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他提出一个股权重组,引入合作方的方案,一下子就吸引了默多克的兴趣。

从1995年春天到1996年3月份,大约经过一年的反复讨论磨合,双方终于走到一起。根据协议,默多克旗下的香港卫视整体并入了凤凰卫视,同时利用转发器、卫星和人脉的资源,获取了凤凰卫视部分股权。

这样的操作也让凤凰卫视在落地的第一时间,就有了新闻制作和播出的能力。而在合同签订不到一周的时间内,由王纪言指挥、钟大年现场拍摄的第1期节目就正式对外播出。

凤凰创台开始原来基础的媒体形象是以娱乐为主,毕竟原来香港卫视是靠这些内容提升收视率的。王纪言接过这个摊子后,把都市的、青年的、时尚的风格延续了下来并加入新的内涵。

但他也知道,凤凰要想在整个华人世界产生更大的影响,提供更大的推力,仅用娱乐越来越强做不到,需要成长资讯的力量。

于是1997年,创立一年的凤凰卫视正式组建了资讯部,同时在老板刘长乐的大力支持下喊出了“资讯越来越棒”的口号,频道上逐渐加强了资讯的力量、加大了新闻的力量、加入了主题纪录片的力量。因此,频道受众面越来越向高端人群拓展。

哪里有新闻,哪里就有凤凰卫视,逐渐成为一个事实。

而在这样一个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刘长乐的战略把关、王纪言的仔细落实以及钟大年在技术条件上的精益求精,逐渐形成凤凰卫视在发展过程中的核心优势。

后来窦文涛的“铿锵三人行”节目爆火的时候,刘长乐曾在私下里说过,凤凰卫视创业的时候是一个铿锵三人组。

3 内容为王

1997年那一场直播彻底打响了凤凰卫视的牌子,同一年凤凰资讯台的组建也让凤凰在新闻端的实力逐渐体现。

这个时候,刘长乐提出了“内容为王、资讯为基”的建台宗旨,而王纪言则在这个过程中带领着整个直播团队摸索出了一条用最低的成本建设最完善内容体系的道路。

他的办法就是调动每个人的积极性和创造力。

这套机制的核心其实是制播人员的品牌化。例如《纵横中国》,主要的工作状态是调动了王鲁湘的工作状态;《文涛拍案》是调动了窦文涛的工作状态;《小莉看世界》主要是调动了吴小莉的工作状态。

……

后期接受新华社采访的时候,王纪言曾表示这个机制后来被很多地方卫视学习,因为可以把比较复杂的问题,用最简单的方式处理,使第一线的创作人员尽可能没有负担地进行工作。“特别是在两岸三地的人员走到一起以后,减少磨擦能够融合得比较好,就产生了我们叫做的媒体效果”。

而因为有这样的一整套机制,所有员工在整个过程中都是为了自己的新闻理想来奋斗,每个人的投入给凤凰卫视带来了无穷的活力。

“‘9.11’爆发的时候,我和钟大年正在高尔夫练习场外,那时是晚上八点多钟,我们到达球场以前已经在一个小饺子馆里把肚子填饱了,可以说我们提前为直播做好了物质准备。”

在回忆911那一场让凤凰卫视响彻华人世界的直播时,王纪言觉得所有人的专注和投入是那场直播成功的关键。“大年正在球场办理手续的时候我接到总编室的电话,我说我们打不成了,要赶到直播间,在路上我们已经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了,边行车边部署,从晚上九点钟《时事直通车》就进入了直播状态,九点半中断正常节目,在《小莉看世界》播出过程中,我们把第一现场第二架飞机撞大楼的瞬间直接播出。”

所以当“9·11”改变世界的时候,“9·11”也在世界面前改变了凤凰的形态。媒体行为里有一个第一介入点理论,“你对事件越贴近,你将越可能有最好的状态。”

王纪言认为,911的时候由于当时情况限制,媒体同行都没有能够进行同步报道,“我听说有些媒体同仁们恨不得把自己的脑袋撞到墙上。真的,作为媒体人,在职业生涯中很难赶上世界性的事件,当世界性事件在眼前爆发而又不能参与报道,它绝不仅仅是一种短暂的遗憾,而是永远的心痛。”

而王纪言觉得自己留给凤凰资讯台最核心的礼物,就是打造了一整套完整的资讯展示平台和节目制作体系。

05年以后,凤凰卫视的直播可以在多个演播空间里进行同步多场景直播,主播在播报资讯时,《时事辩论会》在一个棚里,《军情观察室》在另一个棚里。

那时,刘长乐咬牙投入巨资改造凤凰卫视的播出区,光资讯相关节目就有三到四个棚,而且是最先进的技术,能同时发布信号,可以让主播台变成主控部分。

因此,那时的凤凰卫视新闻播报,当说到一些争论不休的问题,就把《时事辩论会》切出来,由评论员进行辩论,谈到军事问题,就把问题甩到《军情观察室》,主播还可以提问。

于是三到四个棚同步直播,并把新闻内容的丰富性通过不同演播调度展示出来,能够为观众提供多视点的解释、图像、信息,并且和事件发生保持同步报道。

这样鲜活的表现形式和大量信息的涌入,以及讲新闻,而不是播新闻的操作方式,彻底让看惯了一本正经播报新闻方式的国内观众,大呼过瘾。

而这种以内容为王的办台思路,也奠定了凤凰卫视当时成功的基础。

4 时代背影

2012年,凤凰卫视迎来巅峰时期。它在北京朝阳公园附近建了一座地标性建筑凤凰国际传媒中心。因它外形酷似鸟巢,又名“凤巢”,总建筑面积6.5万平方米,有信息显示,造价8.5亿。

刘长乐,退了凤凰国际传媒中心


但也恰恰是这个既不属于香港媒体又不属于内地媒体的擦边球身份,虽然助推了凤凰卫视辉煌的发展历程,也在2010年之后,把凤凰卫视置于一个逐渐尴尬的市场地位上。

2008年奥运会的成功举办增添了中国人在文化领域的信心,随后各地的卫视纷纷展开了一轮商业化的改造和拓展,凤凰卫视的模式被很多人奉为圭臬。这一方面确实提升了凤凰卫视的历史地位,另一方面也无形中为其制造出越来越多的具有实力的竞争者。

而随着2017年国家广电总局的文件正式下发,境外媒体未取得国内播出权不能落地的消息被证实,凤凰卫视曾经享有的特殊地位,从此正式走入历史。

再加上凤凰卫视的节目多年来缺乏创新,加上《锵锵三人行》《李敖有话说》《世纪大讲堂》等王牌节目停播,曹景行、杨锦麟、梁咏斌等知名主持人出走,造成了观众的流失。

另外,随着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电视广播原本就遭受到互联网媒体的冲击,微博微信等自媒体的崛起让原有的信息生产权力发生了转移,广电观众被分流是大势所趋。

况且,对于凤凰卫视集团而言,高层管理人员一部分来自刘长乐家族(如凤凰新媒体CEO刘爽),一部分来自体制内的老将,班底相对固化,中生代、少壮派的管理层相对欠缺。

因此,从2015年之后,凤凰卫视集团股价便一路下跌,2020年6月触底跌到0.295港元。截止3月1日最新股价仅为1.240港元,市值为61.92亿港元。

当然刘长乐在5年前就预见到了这样一个局面,他坚持在凤凰卫视如日中天的时候,就开始投资建设凤凰网。

而且在很长时间内凤凰网,以及围绕凤凰网打造的新媒体集群,是刘长乐认为,凤凰卫视在下一个10年发展的基础设施。因此哪怕年年亏损,刘长乐都会在凤凰卫视的发展资金中保留凤凰网的巨额预算。

事实上,凤凰的新媒体转型不乏“神来之笔”。

一个标志性的投资案例出现在2014年10月,凤凰新媒体支付600万美元获得了一点资讯运营方Particle约9.34%股权,2015年2月,凤凰网增持一点资讯,持有其约 46.9%的股份,成为第一大股东。

当时外媒看好这一个投资行为,凤凰网宣称,要靠一点资讯、凤凰新闻实现成为中国移动互联网第一资讯入口的目标。

遗憾的是,被寄予厚望的一点资讯,在凤凰网全力支持以及内容互通的基础之上,依然没有成长起来。而5年的巨额投入,也给刘长乐极大的压力。

因此,2019年1月,凤凰派驻一点资讯的CEO李亚被免除职务。两个月后,凤凰网就宣布出售一点资讯的股份,套现4.5亿美元,仅保留了5.63%的股份。

之后虽说两家公司依然在相邻的楼层办公,但以往互通的内容渠道被切断,一点资讯也不得不投入巨资去拓展自己的新闻源。

关键2020年2月爆发的凤凰金融的兑付超标事件,其实已经将凤凰卫视的品牌砸到了最低谷。

2020年9月运行6年的凤凰金融突然下架多款理财产品、中止向借出人兑付本息,出现大量回款逾期,涉及人数七万余人,借贷金额近百亿元。

而这个平台疑似爆雷的背后,凤凰集团的千丝万缕联系却被逐渐撇清。据媒体报道,凤凰网删除了平台入口链接,此前发布的关于凤凰金融的新闻、视频等内容已下架或者无法打开。

但之前凤凰卫视主持人站台的承诺犹言在耳,2021年春节前夕,北京的凤凰国际传媒中心门前还不时有“出借人”聚集,“刘长乐还钱的呼声附近的居民都能听到”。

当时就有人说,这种局面之下,刘长乐的日子绝对不好过。关键,3月2日传出的换帅公告,让凤凰卫视股价暴涨。

市场的态度可见一斑。

而曾经的传奇走入历史,却用了这样的一个背影,显得那么无助。

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有任何不妥,请联系删除。

24小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