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产品说明

离婚前,29岁的她带着儿女跳楼身亡

头条 2021-03-20 09:24:27

杨艳发了疯似的找自己的姐夫杜某海,自从姐姐带着一儿一女跳楼后,他们一家好像消失了。

她跟父亲、弟弟等在杜某海两处住所蹲守了几天,都没见到人影,所有的联系方式也全部失联。姐姐的遗体还躺在殡仪馆,没有姐夫的签字没法火化,也无法入土为安。

3月12日清晨6时许,合肥市长丰县双凤开发区一小区内,杨艳的姐姐——29岁的杨某燕带着自己4岁的女儿和2岁的儿子,从自家24楼的窗户跳下。杨某燕和女儿当场身亡,儿子在送往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

合肥市长丰县警方通报

警方在当天发布的通报中给出的答案是:杨某燕系因家庭矛盾及夫妻感情不和,携子女跳楼自杀。但对于杨艳一家来说,谜团还未解开。他们最想知道的是,那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压垮姐姐的最后一根稻草是什么?

毫无预兆的坠楼

除了在坠楼前发出的遗言,杨某燕及一儿一女的离去,几乎没有任何预兆。

时间倒回出事前4天,3月8日妇女节,杨某燕跟丈夫杜某海申请离婚。

因为怕孩子起来后自己走不掉,杨某燕那天5点半就起了床。他们先开车去娘家拿了户口本,杨某燕虽已结婚,但户口一直跟父母在一起。父亲问他拿户口本干嘛,她说要去离婚,父母没有反对,就说要让男方给个说法,“我拿着户口本就跑了”。当天跟朋友的聊天截图中,杨某燕如此说道。

杨某燕与朋友的聊天记录

朋友问她杜某海有没有挽留,“没”。民政局调解员“随口调解了一下”,杨某燕反问说:“你整天被公婆嫌弃,你过不过得下去”。调解员跟杜某海说,你要适当调解一下,杜某海回道“他是我老子,我怎么说他”。

为了离婚,杨某燕答应不跟男方“抢孩子”,也不分共同财产,净身出户。但男方跟她要孩子抚养费,杨某燕拒绝了。“5年一无所有”,她对朋友说。

因为有离婚冷静期,当天他们只做了登记,工作人员让他们一个月后再来。

杨某燕妹妹发声

登记过后,她回家收拾了东西住到了朋友家。之后两天,她正常在超市上班,下班后去驾校练车。3月11日下班后,她回家找女儿的残疾证(先天性听力受损)、出生证等,因为她又想争取女儿的抚养权,律师告诉她需要这些证件。

她没找到证件,婆婆说是杜某海收起来了,她给杜某海打电话,他说是他妈收起来了。两方推诿,杨某燕打算在家等杜某海下班回来后问清楚。当晚8点多,杨某燕跟母亲通了微信视频,情绪稳定,脸上带笑,旁边的两个孩子争抢手机喊着“姥姥,姥姥”。

这是她跟家里人的最后一次联系。

遗言是在3月12日早晨6:01分发出的,杨某燕把它发给了杨艳的丈夫。杨艳夫妻看到遗言时已经是7点多,她第一时间打电话给姐姐,关机。接着就给姐夫杜某海打电话,但他挂断了。杨艳又打了一次,关机。她慌了,赶紧联系了弟弟,然后找他汇合。

杨某燕的部分遗言

弟弟接到杨艳电话后,就一直给杜某海打电话,半小时后电话通了。电话里,弟弟问姐姐杨某燕在哪,他支支吾吾说了一句“在二院”就挂了电话。

合肥市有两个“二院”,一个是合肥市二院,一个是安徽省二院。杨艳他们先去了市二院,没找到,接着又去了省二院。

路上的时候,她还在想,“虽然不知道姐姐发生了什么,但在医院的话肯定问题不大”。

省二院急救室护士告诉她,有个小孩正在抢救,其他两人没看到,是从24楼跳下来的。杨艳听到“跳下来”几个字,瘫在了地上。她追问姐姐在哪,护士说不知道,去问男方吧。

杨某燕从24楼坠下

杨艳继续给杜某海打电话,关机。连打了十几个后,电话通了,杜某海说自己在录口供,不便讲话就挂了电话。

之后杨艳找派出所核实,对方否认,再打杜某海电话,又是关机。等到他们一家人做完笔录出来,在外面吃饭时杨艳顺手刷了下抖音,就看到姐姐出事的现场视频。“11点之前我姐还在那个楼下,但他一直不告诉我们,还骗我们去医院,害我们没看到姐姐最后一眼。”

那晚发生了什么?

事情发生后,杨艳一家人一直在追问,“当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想当面问问杜某海,但他似乎“失踪”了。

3月17日,记者到达杨某燕杜某海家中,发现大门已被封条封住,并放上了花圈火纸和花束

3月17日,在事发当地的双凤派出所门前,记者见到了杨艳以及其父亲和弟弟,三人神态疲惫,眼圈黑黑的。他们想去报案,让警方找出杜某海,跟他们当面对质。

民警告诉他们,这是自杀事件,不是刑事案件,他们无权对杜某海采取什么措施,更不能帮他们找出杜某海。下午时,他们又在长丰县城找到负责该案的民警。

民警告诉他们,在杜某海的口供里,对于那晚的解释,只是简单的一句“拌了两句嘴”。但杨艳一家不相信这个解释,“拌了两句嘴”不可能导致自己姐姐跳楼。

杨艳说,她们去小区祭奠时,姐姐家邻居告诉他们,凌晨两点多还听到杨某燕家在吵架。所以他们坚信,当晚一定发生了更严重、刺激到杨某燕的事情。

事发前杜某海与杨某燕的聊天记录(来源:荔枝新闻)

但民警称,在他们的走访中,并没有了解到这些情况。杜某海口供称,当晚8点多他们夫妻就已上床休息。警方也判断,当晚杨某燕和杜某海住在同一间卧室。因为他们家只有两个卧室,一个住着杨某燕婆婆,而且沙发上全是堆着的衣物,没有睡过人的痕迹。

第二天5点半,杜某海定的闹钟响起,但他没有起来。在闹钟响过十几分钟后,他起床上厕所,那时还看到杨某燕在床上。因为带了手机,他在厕所待了十几分钟,出来后发现杨某燕已经不在床上了。

因为他们家爱吃馄饨,杜某海跟母亲都以为她带孩子去吃馄饨了。他继续躺床上玩手机,过程中听到了两声“砰”,但杜某海没在意,以为是什么东西掉下去了。

过了十几分钟,他在业主群里看到一个视频。视频中有人说,“这是谁家小孩怎么掉下来了”,杜某海一看,像是自己的孩子,赶忙下楼,发现妻子和两个孩子躺在地上。

这是上述民警根据杜某海口供还原的经过,但杨某燕父亲无心听这些,他不断地告诉民警,要跟杜某海一家当面对质。因为他一直坚信,那天晚上,杜某海一家一定对自己女儿做了什么。民警也不断解释,导致杜某燕跳楼的并非只是当晚的什么举动,而是长期以来堆积的家庭矛盾。

杨某燕母亲向镜头诉说女儿全职在家带孩子,身无分文向丈夫要钱却遭家暴(来源:头条新闻)

民警还表示,他跟杜某海父亲取得了联系,他们一家人现在一起待着,不敢跟杨某燕父亲他们见面,因为怕他们动手。

对方说,希望两家可以委托第三方见面沟通,或者在村委或司法部门在场的情况下见面。杨某燕父亲不接受,“除非他们披麻戴孝给我女儿道歉”。

水下的“冰山”

事发前,杨艳他们不知道,姐姐杨某燕跟杜某海及其公婆的矛盾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又是怎么激化的。

结婚以来,杨某燕告诉父母的总是好消息,从未讲过自己受到的委屈。事发后,通过杨某燕的遗言和她朋友的讲述,一个并不幸福的生活图景才被一点点拼凑起来。

2016年7月,经过“可靠”亲戚介绍的杨某燕和杜某海,在双方认识的第六个月结了婚。杨艳把这称为闪婚,但又说这在农村是普遍的情况。

杜某海是做窗户的工人,平时工作也忙。在杨艳一家人眼里,他是个沉默寡言的人,话不多,也不爱跟人交流。

遗言中,杨某燕记述的矛盾最早发生在女儿几个月大的时候。当时,女儿从前一天晚上发高烧,杨某燕一个人在家。她抱着孩子去楼下药店买药,因为一个人不好喂药,她还让药房的人帮忙。那时她就盼着着丈夫下班赶紧回来,孩子往她身上尿了两次,她都没法换身衣服。

杨某艳遗言中提到,自己一个人照顾高烧的孩子

但丈夫一进门,看到没收的碗筷,说的第一句话是指责杨某燕把家搞得很乱,而不是关心孩子。这让杨某燕很生气,就跟他吵了一架。

吵架期间,孩子又开始高烧,两人就赶紧打车带孩子了去了医院。回来的路上,杨某燕提了离婚,“是你给我跪下,我才没坚持的”。杨某燕对丈夫写道,“也是从那天开始,你爸看不顺眼的事就开始指责我,你从来保持沉默,我要求很低,不讲偏帮我,就说句公道话,你都没说过”。

杨某燕还提到,刚生完女儿坐月子的时候,她曾让杜某海给女儿洗一下屁股,杜某海拒绝了,说他是男的,女儿是女的,不方便洗。

虽然当时没说,但杨某燕对一个人带孩子这件事透露出抱怨的情绪。怀上儿子时,她曾想过打掉,但最后还是生了下来。当时想让婆婆带,但婆婆说“你们要就要,不要就打了,我不会帮你们带的”。

儿子生下来后,杨某燕一个人带两个孩子。因为带孩子,杨某燕没有工作,也失去了经济来源。杨某燕朋友刘静告诉记者,杜某海对杨某燕特别苛刻,基本不给她钱花。她记得有一次杨某燕骑电动车撞了别人的车,要赔人家500元。杨某燕先给杜某海打电话,“他当时没有给钱,还把杨某燕给骂了一顿”。

无奈之下,杨某燕找她借了500元,赔给了别人。

刘静说,杨某燕经常会找她借钱。在刘静提供的转账和红包记录中,还有几次10元的截图。刘静说,这也是杨某燕找她借的,“她带小孩在外面玩,小孩看别人吃东西眼馋,(但)她没钱,所以就让我转给她”。

杨某燕弟弟告诉记者,姐姐因为两个孩子带不过来,有时候会用手机哄女儿,手机被孩子摔坏了好几个,每次都是他买了新的给姐姐送过去。

杨某艳与朋友聊天记录中提到独自带孩子的艰辛

不止这样。杨某燕女儿一出生就是先天性听力受损,为了不让女儿受到歧视,杨某燕带着女儿做各种治疗和康复。但杜某海和公婆都说自己没有钱,杨某燕就从母亲那借了近5万元。

后来,杨某燕翻丈夫手机时发现他有近18万多的存款,“一个10万,一个3万,一个4万,一个5千,一个7千。”

杨某艳与朋友聊天提到发现丈夫有近18万多的存款

杨某燕常给刘静讲家庭中的不快,通过杨某燕几年的倾诉,刘静给杜某海做了一个“画像”:杜某海就是个“妈宝男”,什么都听他父母和他哥哥的。有次公公说杨某燕的女儿是“孬子(傻子)”,她告诉了杜某海,但他只问了句“什么时候说的”,就没有后续反应。

杨某燕和男方聊天记录中提到,杨某燕公公说她女儿是孬子

杨某燕还跟刘静讲过,去年因为她婆婆老说她不好,她就跟杜某海吵架,杜某海动手打了她。刘静说,杜某海爱喝酒,“每天晚上好像都喝酒”。

2020年2月18日,杨某燕还跟另一位朋友杨琼讲过自己被杜某海打的经历,“把我眼镜摔了,打我(有)伤口的手,掐我脖子,脖子掐的吞咽疼。”杨琼告诉她不能容忍家暴,打习惯了每次都要打你。杨某燕告诉她,本来“今年讲离婚的,他妈带孩子了我就没硬搞”。

杨某燕向朋友诉说被家暴经历

但最后让杨某燕下定决心离婚也是婆婆。

3月8日前,杨某燕收到一段视频,视频中是她婆婆抱着孙子在一个类似托儿所的地方,跟周围抱着孩子的家长们吐槽杨某燕平时太邋遢,不知道打扫屋子。看到这个视频后,杨某燕下定了离婚的决心。杨艳后来知道,那段视频是当时在场的一个认识杨某燕的宝妈,看不过去杨某燕婆婆的言行,就偷偷拍下来发给了杨某燕。

3月8日,她跟杜某海去民政局提交完离婚申请后,她把这件事告诉了刘静,刘静说,“今天是女神节,你去离婚,这也是给你自己一个最好的礼物,解脱了”。

“最好的去处”

遗言里,杨某燕有一句话似乎能解释她如此惨烈的选择:“姐姐想离开这个家,但又离不开孩子,所以选择了这条路!这是姐姐最好的去处。”

杨某燕遗书部分内容

杨艳一家人不同意姐姐那句“这是姐姐最好的去处”。

杨艳告诉记者,杨某燕提出净身出户后,爸妈答应给她分一套拆迁分得的房子,并努力帮她争取女儿的抚养权。未来的日子,她可以跟女儿一起生活,一切都能重新开始。

杨某燕娘家

但在争取女儿抚养权之路刚刚开始的时候,杨某燕终结了自己和儿女的一生。尽管永远不乏“为什么要带上无辜的孩子?”的追问,但这个问题永远不会有答案。

3月18日,是杨某燕的“头七”,杨艳和父亲、弟弟从家里包了辆出租车到事发小区楼下祭奠。相比于前几日,没有了围观的人群,只有几个准备去幼儿园接孙子的奶奶们,远远的看着,小声议论着“这家姑娘太可怜了”。

杨某燕的父亲、妹妹和弟弟在事发小区楼下祭奠

时间过去一周,很多人已经不愿意再讲起这件事。

记者来到杨某燕曾打工的超市,有认识的店员称,她是个挺好的姑娘。随后,一位男子从仓库出来,提醒店员“什么话都别说”。

杨某燕曾打工的超市同事称杨某燕为人热情,平日衣着简单,“来了20多天就穿了一件袄子,也没衣服换。”(来源:荔枝视频)

超市东北方50米开外,是一家幼儿园,临近放学,门口聚集了一大群家长,他们在等待各自的孩子冲出校门。而杨某燕带着自己的两个孩子,去了另一个世界。

(文中刘静、杨琼为化名)


母子3人从24楼跳下身亡 邻居:女子曾提及想离婚,此前曾敲门求助

安徽合肥携子女坠亡女子家属:现在什么都不要,只想让男方露面

女子携年幼子女坠楼:全职带孩子被指责“白吃白喝”,火化无人签字

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有任何不妥,请联系删除。

24小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