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产品说明

中美会谈,有人吹口哨壮胆,我就静静看你表演

2021-03-20 09:46:40

今天我们要谈的是中美安克雷奇高层会谈,解读的重点有两点,第一是崔大使的讲话。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对于近期美方的一系列活动,在一个答记者问中做了非常到位的点评,展现了中方的态度。这里先提醒大家去看崔大使讲话时候的神情和语气,尤其是最后一句话,如果有些人觉得中国费那么大功夫到冰天雪地的地方来,还要做核酸检测,然后不惜为此跑这么大老远的路到这儿来向美方让步,崔大使神情平和地说了一句非常重的话,“我早就建议我北京的同事取消这次访问了”。

至少在我的印象中,没有看到过中国驻美国大使说过这种话。我们派出去的大使,走的都是古典外交官精英那种路线,加上中国传统君子文化的结合,在任何情况下,养气功夫十足,和颜悦色,喜怒不动于情,都是非常和蔼的。大使这次真的非常生气,我们经常说做人要讲究,做大国也要讲究,讲究什么?外交礼仪。顶级大国之间最高端外交官的这种对话,它是要有配套的,要氛围、要场合。照道理讲,美方主动邀请中方开这次会,你既然请我来开会,说得直白一点,在一定程度上你有求于我,或者说你更希望跟我坐下来谈,大家明人不要说暗话。

根据西方国际关系以及国内政治的惯例,两方的人能够坐下来让这个会开起来,本身就可以算成果,是可以给拜登头上记分的。现在的美国民主党拜登政府有多需要这种分数,大家心里都是知道的。这个时候中国愿意应邀过来开会,用美国人的话来讲叫do you a favor,知道吗?就是我给你面子。这种东西是交互的。但是你美方表现出的是什么呢?所以对于美方前期的表现,不管是日美之间的会谈,还是在香港问题上做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崔大使说了一句话,一个人晚上走夜路,他怂、他怕,他心里虚,他要干嘛?吹口哨给自己壮胆,口哨吹得很大声,有用吗?没有。

中方用一种非常淡定从容的态度,看待美国的这一系列表演和表现,在一定程度上像一个对自己非常有自信的成年人,看着它的对手号称比自己强大,但其实毛手毛脚,自己都想不太清楚自己想要干什么的家伙在尽情地表演,表演的一方精通于表演艺术,偶尔还挺唬人,但是对围观的观察者而言,双方高下立判。

中方淡定从容、有条不紊,见招拆招,原因很简单,我们知道我们要什么,知道我们需要中美关系是图什么,知道中美关系上我们自己的底线、目标、方向、方式、途径。而且说实话我相信中方是有预案的,经历过特朗普政府的冲击,你美国守规矩怎么来,不守规矩怎么来,文的怎么来,武的怎么来,我们如何进行应对,一套方案肯定都已经在那备着。所以你看我们表现出了一种气度和从容,我让你跳,我看你跳,跳了以后我对你做研判,根据研判的结果从容不迫地做出回应。至于回应是什么,有理有利有节。

美方干什么呢?第一,拉帮结派。这边就有一个很好笑的事,对于美国的这些小伙伴们来说,他们跟美国开会图什么,就图告诉中国:“别动,我后面有美国,不要看我也许干不过你,我后面那个不怂你的哦”。而美国告诉中国:“我不是一个人来的,我代表我的小伙伴们一起来哦,我不怂你的哦”。等一下,你们两个怎么都怂中国,都希望从对方身上加分?两个弱鸡放在一起比一个强?很莫名。

为什么莫名?因为他们怂的地方不一样,小伙伴们怂在总体体量实力和绝对技术优势上就是干不过中国。有些小伙伴,像日本这种看上去局部某些地方可能比中国先进,但日本知道耗不起,钓鱼岛日本在那搞三搞四,中国认认真真在那一步一步地展现出自己的战略性实力,以一种非常持久的方式,马上就把日本搞得精疲力尽,没脾气了。他只能给自己壮胆,缠着美国向美国“撒娇”,借美国有求于他的机会,让美国把日美安保条约第五条套用到钓鱼岛。

这种美好愿景倒也不是它很天真,在日本这种国家看来,适合用来向中国做bluffing,做这种战略性的讹诈,“不要动我,你看我后面是有人的”,当一个人这样对另一个人说话的时候,就是所谓的“色厉内荏”。而对于美国来说,“口惠而实不至”,为什么?今天的美国在一定程度上跟入主白宫的新任政府多少有点相似,说得好听一点,叫英雄迟暮,说的不好听一点,叫力不从心,心有余而力不足,它hold不住,hold不住自己给自己设定的所谓“西方世界的领导者”,所谓“冷战后世界唯一超级大国”的人设。根据他那个人设——我是高大的霸主,我是人类的明灯,我代表人类社会前进的方向,我是世界的灯塔,我是全球最强的国家,我给世界提供公共物品,我举手投足之间可以如何,哪是这种外交政策的腔调?

我从1995年开始也学了十几年国际关系,当然主要就是研究美国。按照国际关系教材,按照国际关系关于战略外交还有决策案例的教学内容,你拿这个东西去评价现在美国政府的表现——不说特朗普了,特朗普不叫得分低,那个叫得分外,他那个东西不是得分范围内能判定的——拜登的得分不是一般的低,就像有的时候老师在班里会看到有一些据说这人以前是学霸,或者说这人看上去长得挺像学霸的,一考就是个学渣,很失望。

你看这届美国政府干了什么?执政过50天了对吧?要开始为自己执政100天节点去赚分数了,他要把中国问题作为一个主要的得分点,因为他知道的很清楚,中国太重要了,如果能够向美国的精英证明他能够摆平中国,能够正确地处理和中国的关系,这对他连任当然是有好处的。别的不说,后面那些千丝万缕的金主为此多掏一点赞助他的经费,这点是毫无疑问的,所以他要表现。

另一方面你看到什么呢?他也面临制约,这个制约是什么?特朗普给他留下的边框,国内虎视眈眈的共和党人,美国国内各种各样的问题跟矛盾,包括新冠疫情。他做了什么?他在那里表现政客的技巧,如何非常精致的进行计算,在里面弄出各种各样的小九九,最大化地为自己捞取“小分”。

这次安克雷奇会谈,他明显大分小分不清楚。中国跟美国如果谈出个大的东西,会谈谈成了,双方拿出一个鼓舞各方包括让全世界感到满意、振奋人心、中美相向而行的合作,你说他国内一定会失分吗?不一定的。得分会多吗?不会少。但风险是什么?风险是:第一,有可能没有办法谈成那么大的东西。第二,在谈判前期准备的过程中,在边上像苍蝇一样的家伙在美国国内就去盯他,他会失不少小分。

另一种算计是什么呢?就是把这个会谈当成摆设,我纯粹是走过场,然后我在前期捞分——你看我贯彻向中国极限的、强硬的竞争,就是比你特朗普做得好,然后做一堆有的没有的——看上去很热闹是有的,实际上是没有效果的。跑到QUAD去,跑到日本去,跑到韩国去,跟这个说要干嘛,跟那个说要干嘛,然后开完一次会之后就说这三个人又站在我身边了。

还有制裁,干嘛?显示特朗普会制裁你也会制裁?把特朗普制裁过的人再拿出来制裁一遍。那个制裁没用,你制裁就有用?

干什么?图什么?图加分,但加的都是小分。这些分得了,把中国得罪了。所以安克雷奇这个原本双方交换认识的地方就变成了——我把我的立场说一遍,你懂了没有?不懂,我再说一遍,懂了没有?不懂,再说一遍,说完了时间到了,走人。原先中方对安克雷奇有没有设计?有。崔大使的话里面听得出来的,我们的底线是什么?就是所谓的“低案”——带着诚意而来,向双方耐心细致地说明自己的真实想法,避免误判,然后收获对于对方更深入的理解,为今后的发展奠定一个基础。这是我们原先设计的低案。高案我不知道,但我们有理由预期在一些合作性的领域,在安克雷奇和美方达成一些合作性的东西,比如说气候变化。

当然了,我相信拜登在心里面藏着个什么坏呢?他觉得在气候变化问题上,你怎么都要跟我合作的。所以我前面一圈施压完,到那边去照样跟你谈合作,你还非跟我合作不可,然后我还拿到了合作,结果我转回头对共和党这帮人说,你看我通过施压迫使中国在气候问题上跟我合作,利用人们对因果关系的误解——一个人先吃饭,然后过马路时候被车撞死了,就说你看吃饭是导致他被车撞死的原因,原因在前结果在后——你看我在这边施压了,他在安克雷奇跟我合作了,所以我的施压导致了他跟我的合作。我猜拜登的小九九大概是:那帮人说我们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拿捏中国,而且他们还自诩摸清了我们这边的想法。所谓中国官员出来开一次会,总要带成果回去的,不带成果回去他们交不了差的。所以不用怕不用虚,不管我们干啥事,他都要跟我们有成果的。如此这般进行了一番误读。

美国阿拉斯加安克雷奇,中美举行高层战略对话(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就气候问题上,中国真的非要跟美国合作吗?巴黎气候协定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多边机制,你美国人不玩的话,其他签的人我们可以自己玩,气候合作又不是中美之间合作,是中美合作有助于更好地推动全球气候变化的治理,应对气候变化的挑战。在双边上,你美国人达不到我的双边合作条件,那边我该承担的事情我继续承担,关你什么事。拜登你自己愿意承担像特朗普一样在全球气候变化问题上继续表现出无法领导世界的能力吗?你担得起这个后果吗?你国内的政治计算和选票担得起你干不了这事的后果吗?

所以很多事情我们外交部的人是很nice的,大家都是体面人,不跟你说穿,给你留几分面子,知道美国的文化比较“自信”,俗称半瓶子水晃荡的比一瓶子还要多的那种自信,作为你们的特点没问题,但是把这种东西当成可以进行不当讨价还价的一种成本技巧,甚至靠在上面,把它当成自己在谈判中的比较优势,把耍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把施压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做惯强盗跟匪帮。现在已经是文明的时代了,思路上不改是要出问题的。

今天安克雷奇会谈最终会怎么样?不清楚。但基本上崔大使定调,没有过高期望,外交上这种礼仪性的话语,你可以把“过高”两个字去掉,基本上就没有期望。中美关系本质上,从美方一侧来看,其实根本不是中美关系的问题,是美国国内结构性矛盾外部的具象化和投射。美国基于一种特殊的心理认知,坚定地认为可以通过搞中国的方式回避和拖延国内问题的解决,用对中国施压替代解决国内问题,这是一种精神和心理以及认知上的病态。

有病就要治,但现在看起来华盛顿的精英集体犯这种病,那中美关系一定会经历各种各样的波折。这种波折的责任不在中方,中方也不惧怕这种波折,放马过来。我们的底线、红线,各种各样的方案预案都有。我们的自信表现在哪里?客观证据和经验事实已经证明,伴随中方实力的整体性提升,美方能够对中国享有的所谓这种战略性优势或者这种影响呈现显著的衰减趋势。

后面你能蹦跶的机会是有限的,时间也是很宝贵的。这次在安克雷奇中美双方2+2高层官员会谈,理论上对于中美关系的发展来说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实践。中方是带着诚意和善意而去的,但这不代表美方就可以对中方予取予求。总书记讲中国开始平视这个世界,中国也很愿意平视美方,美方老是希望居高临下,觉得可以颐指气使,像解决当初日本的一些问题那样来对待中国,这是一种极其错误的认知。

人微言轻,希望美方的官员,希望美方的外交人员,包括华盛顿“睡王”身边那些对中国问题有认识和理解的美方专家,早点从这种错误的认知当中清醒过来,给他提出正确的建议,让美国早点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去认识理解和处理中美关系。

相信良好的中美关系随着时间的推移,在将来对美国的重要性会变得比对中国的重要性更高。毕竟现在即将面临进入这种不可扭转的下降轨道风险的不是中国,而美国离这种风险地带还有多远?美方自己心里知道。这个时候继续死撑,自己给自己壮胆,胡言乱语,瞎打气,等待撞大运和偶然性,想再要复制1991年苏联解体,让美国白捡一个便宜的这种事情,是一种不正常的幻想。早点清醒过来,对大家都好。

来源|观察者网

24小时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