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载APP 产品说明

奶茶、小龙虾、坡子街派出所,“五一”长沙网红元素受年轻人追捧

头条 2021-05-10 09:29:45

“我们三个人三台手机、两台电脑,通过候补买票,才抢到来长沙的票。”在上海工作的邹明(化名)经身边朋友的推荐,决定今年“五一”来长沙游玩。

从北京出发的刘伟(化名)告诉记者,他定在五一广场附近的民宿,假期前是200多元一晚,假期涨到了800多元一晚。提前一天预订超级文和友,竟然排号排到7000多。在一些不是很热门的地段,他晚上10点排队,一个半小时后才喝上茶颜悦色。

多项数据显示,长沙都是今年“五一”出行最热门的城市之一。比如,从小红书的“五一”搜索量来看,长沙是最受欢迎的旅行目的地,长沙的五一广场为人气最高的景区。

近年来,国潮消费兴起的浪潮中,长沙本土品牌茶颜悦色、文和友圈粉无数,成为到长沙不容错过的打卡地。借助湖南卫视等节目影响力,演艺之都长沙给人以青春活力的印象,也是迷弟迷妹们追星的重要基地。长沙本就是美食之都,既有正经湘菜,也不乏臭豆腐、糖油粑粑、米粉等特色小吃,加之爱吃夜宵、夜间经济活跃,烟火气息极大地抚慰了快节奏的现代人。

当然,仅具备这些“网红”特质还不够,长沙显然也不满足于此。“十四五”期间,长沙致力于打造区域性国际消费中心,更多新型消费载体、场景、模式有望引入。马栏山视频文创产业园等项目的推进,在文化传媒领域既有优势基础上,如何谋求更高水平的国际竞争力,也是长沙重点探索的方向。

奶茶、小龙虾、坡子街派出所

“一定要喝茶颜悦色!”很多首次去长沙的人,都会收到朋友这样的嘱咐。

邹明和他的朋友们入住的酒店,不在热门商圈,附近的茶颜悦色只需等候20分钟。不过,在热门商圈像五一广场,虽然50米就有一家店,但是家家都在排长队。邹明说,排队1个多小时才能点单,还要花20-30分钟取到奶茶。

2017年逐渐火爆的茶颜悦色,并不急于扩张版图,直到2020年才走出长沙,陆续在武汉、深圳开了店,新城市的新店开张都经历了大排长队的盛况。

茶颜悦色的创始人吕良曾对记者表示,因为奶茶的创业门槛低,所以选择了奶茶。有设计功底的吕良,确定了目前的古风品牌形象。茶颜悦色坚定走新中式奶茶的方向,不涉及咖啡类饮品,一杯十几元的奶茶,走的是大众化的路线。

“中国传统文化在年轻人中越来越受追捧,茶颜悦色融合了‘茶’和‘国风’等中式元素,加上我们的食材比较新鲜。”吕良简单总结了茶颜悦色火爆的原因。

刘伟在长沙旅游时,买了四个茶颜悦色的杯子,已经寄回了北京,打算作为给朋友的伴手礼。他表示,长沙的文创可圈可点,像茶颜悦色、文和友都在卖周边产品,很能满足年轻人追求时髦的特点。

文和友是另一个出圈的长沙品牌,尤其是位于五一商圈的“超级文和友”,是总面积近20000平米、跨越7个楼层的大型综合体,大手笔地还原了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长沙市井生活场景,包括当年街头的歌舞厅、理发店等招牌,也有刻意做旧的室内场景,收纳了收音机、搪瓷脸盆等诸多极具年代感的物件,让消费者在怀旧情景中手剥小龙虾大快朵颐。

“长沙之所以会诞生茶颜悦色、文和友这些品牌,跟城市的包容度及消费理念有关。这些都超越了传统餐饮消费,不仅要注重口味,还注重消费场景、消费感受。”中南大学商学院经济与贸易系主任傅沂对记者表示。

除了吃吃喝喝,还有不少年轻的游客被《守护解放西》中的民警圈粉,跑去长沙天心区坡子街派出所门口拍照打卡。

这不得不提长沙的另一大优势,影视传媒业比较发达。《守护解放西》2019年在B站上线,在青年群体中引发关注和讨论,这是由B站和中广天择联合出品,以坡子街民警为核心的真人秀。

《守护解放西》第一集开头,就以长沙方言通过说唱形式喊出“北有三里屯,南有解放西”。解放西是长沙有名的酒吧街,是年轻人聚集的地方,也是夜经济很活跃的地方。这部真人秀,通过城市重点商圈警察的日常工作,既展示了人性的复杂,也普及了法律常识。

法制类新闻或纪录片,因为事件冲突性及现实教育意义,是大众关注度很高的一类节目。《守护解放西》无疑是迭代后的产品,在互联网平台播出,重点锁定年轻群体,增加了很多青年元素。

中广天择是长沙广播电视集团控股的视频制作公司。长沙还拥有另一家上市的节目制作公司,即芒果超媒,为湖南广播电视台控股的节目制作公司。以湖南卫视、芒果TV等为代表的传媒业,吸引了大批明星来长沙,也增加了长沙对年轻人的吸引力。

网红城市如何维持新鲜度?

除了吃喝玩乐的项目,长沙的风土人情,也在游客心中留下深刻印记。

“长沙城市风貌跟江浙沪那边很不一样,整座城市特别年轻,特别有活力。当地人很热情,而且是外向的热情,也比较通人情。我朋友跑去渔人码头点龙虾,本来不让外带,但因为是特意跑过来的,还是允许外带了。”邹明对记者表示。

刘伟今年“五一”出行,放弃了另一个有点“过气”的网红城市,选择来到长沙。几天游玩下来,整体而言刘伟的感受很好,觉得长沙是一座很有活力,很有趣的城市。长沙的记忆点有臭豆腐、文和友,还有些脑子进水、辣条博物馆等小店,这些自黑自嘲风格的小店很有趣。

作为摄影爱好者,在刘伟看来,同为网红城市,重庆的记忆点有穿楼而过的轻轨,成都的IP很鲜明就是大熊猫,IFS的熊猫艺术装置知名度很高。相对而言,长沙少了些这样地标性的玩法。当然,这些仅限于年轻人相对关注的点。

今年“五一”期间,长沙诸多景区人气爆棚。

长沙市文化旅游广电局数据显示,岳麓山、橘子洲头累计接待游客44.26万人、35.01万人,位居湖南省景区接待量第一、第二位。湖南省博物馆接待3.52万人次,同比增长780.85%。5月1日当天,铜官窑古镇接待游客超2万人次,景区酒店和客栈1500间客房全满,还举行了国风焰火节。梅溪湖大剧院还推出革命历史题材花鼓戏,长沙还开通了红色精品旅游线路。

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对记者表示,长沙和湖南卫视是一体的,吸引年轻人来看节目,参与互动娱乐,很有自己的特色。长沙作为演艺之都,加上吃喝玩乐的基础较好,有很多网红特质。

陈少峰指出,长沙在文化消费领域领先,但是长沙的产业链还不够强大。像杭州借由互联网平台公司,以及大量网红、电商公司,实现了线上线下产业规模的壮大。长沙的马栏山视频产业基地可以朝着“短视频+IP+产业链”的方向努力,重点要打造出属于中国本土的IP,可借鉴Disney的“内容+文创电商”的模式。

“像功夫熊猫的故事来源于中国,但IP是属于国外的。功夫熊猫进驻的环球影城,这类体验式主题乐园也是国外的。”陈少峰表示。

傅沂指出,长沙作为网红城市,以餐饮等网红打卡点,吸引的多是青年群体。年轻人爱吃这很自然,但可能不具备可持续性。长沙的休闲旅游还可以与地方文化传统结合,进行更大力度的业态开发。长沙现有的文化创意产业,多集中在影视传媒领域,文学创作、动漫、脱口秀等节目形态没有那么发达。

傅沂表示,长沙市政府已经认识到这一点,致力于打造国家级消费中心城市。未来长沙可以继续开发夜经济,推进一些重点的亮化工程,比如橘子洲的亮化工程。长沙还需要引入一些文化消费业态,比如24小时书店、脱口秀、高端文化演出等。还可以赋予一些传统更多新生命,比如可以开发臭豆腐背后的文化故事等。

24小时新闻